XXXIGOD

爆豪•般若•胜己
绿谷•般若•出久
上课真die无聊然后画了一对,情头?
对不起别打我胜出再爱我一次

   是关于微博上的一个改图
    果然小久不管怎么样都超好看啊

     生是爆豪人
     死是爆豪魂
     我die而无憾了
     😭😭😭😭😭

是今天看到爆豪烧手稿的插图时
突然的想法hhhhhh
这个部分是我最喜欢的部分!!!
护妻+man  max啊啊啊啊

【日本时间
【4月20号
小胜生日快乐!我永远喜欢你!
有临摹本子上的线稿qwq

【胜出】寻找Deku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超棒啊

格瓦拉:

#是之前收录在合志里的文,本子解禁了我就把它放出来了


#几个月之前写的,现在看着还是很尬,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以及真的没想到会有人给我打钱,我哭die,同时感到了深深的愧疚,本来想着今天说什么也要搞出一更,但是越写越多不知道在哪断,就只好拿合志文来充数……明天我一定更新.jpg


#全文1w4注意








 


【少年Deku自小和母亲住在形状像蘑菇一样的房子里,他的母亲是个性情温柔和蔼的人,她酿的蜂蜜酒是镇子里味道最好的,甜蜜的像是蘑菇房子旁种的无数橘子树。


 


少年Deku'就在橘花的细白香气和蜂蜜的丰泽金黄中长大,他的头发柔软蓬松,会让人想起海藻球,而它的颜色也是海藻的颜色,墨绿的,像是橘子树的叶子。】


 


——《少年Deku与欧鲁麦特的宝藏·序幕》 


 


 


浅阪不是什么有名的地方,它荒芜人烟,终年覆盖着不化的冰雪,就像是被世人和文明完完全全遗忘了。这里很难见到生灵,偶尔有几只雪鸦和雪兔会匆匆跑过,它们也都是通体雪白,在同样颜色的地上跑过,就像掠过了几道极浅的影子。


 


你要是跟世人说浅阪,那没几个人能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地点,但是你要是换个名字,一个很多年,很多年以前被人们怀着疑惑怀着恐惧的名字称呼的名字叫它,那几乎所有人都会恍然大悟。


 


——艾尔塔尔。


 


艾尔塔尔之所以有名,并不是这里发生过什么可怕的,血海滔天尸横遍野的战役,也不是它曾经富饶璀璨,足够孕育一个文明,仅仅是因为一条法令。


 


那是在一个所有名字都透着古意的古老年代,那时的刚刚推翻上一代统治,在血与火之中登上王位的平民出身的皇帝,下的第一道命令。


 


“任何人不得在艾尔塔尔居住,也不得踏入艾尔塔尔一步。”


 


这条荒谬的法令在这位皇帝短短三十多年的人生中被严格执行,他的下一任后继者继承了这个传统,在这个王朝覆灭之前,艾尔塔尔渺无人烟。


 


“说真的Bakugou Katsuki颁布这个法令有什么用?我看着地方这么冷,根本就没有人住。”伊藤弘束打了个哈欠。


 


Bakugou Katsuki。


 


爆豪胜己,这位皇帝的名字,而艾尔塔尔,是他的家乡。


 


伊藤弘束刚从Z大毕业,跟随导师做考古课题,但是他没想到,他们的目的地是浅阪。


 


这里有名的传说只有一个,但是太荒谬了,从古至今有很多人为了这个荒谬的传说一次次踏上这片土地,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它依旧如同它那漫天素白的积雪一样,没有什么能真正打破这种平静。


 


——传说这里有宝藏。


 


所有人都觉得那位历史上赫赫威名的皇帝一定在艾尔塔尔里藏了他视为不可剥夺的珍宝,那是一个如此辉煌的王朝都要悉心守护的东西。不然无从解释为什么他要颁布法令,无从解释他费劲心机也要维持那片埋藏着他的珍宝的土地的洁净,那怕一个脚印,在他眼里也是对他珍宝的亵渎。


 


但是又确实,艾尔塔尔看起来什么都没有。


 


“我们不会是真的要去找那个神经质皇帝埋的宝贝吧?”伊藤弘束耸了耸肩,“我妈妈小时候总拿这个来哄我玩,所以我们要拿什么来挖这个宝藏,玩具铲子吗?”


 


他的同事对他吊儿郎当的样子早就见怪不怪,“不,你没有看这次的文字资料吗?”


 


“据老师这一段时间的找来的相关古代资料来看,这里曾经并不是这种气候,”同事拿出纸质资料,指出一段让伊藤看,“它曾经四季如春,到处都种着橘子树,这里的橘子的甜度是当时整个王国都知名的程度……是个很美,而且适合人们居住的地方。”


 


“我简直要觉得你在说笑话了……”伊藤眉头紧皱,他意识到情况的不对,几千年的时间看着漫长,但是对于大自然来说不过沧海一粟,而在这太过缥缈的时间里,生产力低下的古代是不可能将一个气候适中的地方变成终年冰雪之地的。


 


“按照记载……艾尔塔尔气候改变,就是在爆豪胜己下令封锁之后。”


 


“爆豪胜己……一定在这里藏了东西。”


 


伊藤反问他,“那你觉得他会在这里藏什么?又有什么需要他去藏?”


 


“Deku。”


 


导师回过头,这是个年纪大约四十,精神矍铄的男性。他的眼神有一种狂热,这种狂热让他原本平平无奇的脸变得夺目异常。而这种狂热伊藤无比熟悉,就是那种对于埋在不断被后来人歪曲修改的所谓“历史”之下的真相的狂热。


 


他们这些历史科研人员,从来追寻的都是毫无掩盖的真相。


 


“是Deku。”


 


几乎没有人没有听过Deku的故事,它伴随了无数人的童年。这个故事的全称是《少年Deku与欧鲁麦特的宝藏》,是享誉世界的著名童话之一。讲的是名叫Deku的小镇少年,拿起一柄生锈的宝剑,去寻找曾经拯救世界的勇者“欧鲁麦特”的宝藏,以此来拯救被魔物再一次肆虐的世界的故事。


 


“你我都知道Deku的故事里,几乎每个角色都是有原型的是吧?”


 


“是的……”伊藤下意识接话,“龙族少主爆心地,他的原型就是我们刚才讨论的话题皇帝爆豪胜己;红衣女巫轻灵,就是一代占星大师丽日御茶子;在最后决战中倒戈革命军一方的,使其最终胜利的关键人物‘弑君者’轰焦冻,在故事里对应的就是离家出走的王子焦冻……”


 


“没有Deku对不对?所有的角色在历史里都可以找到对应的历史人物,但是唯独这个故事的主角——小镇少年Deku,在历史上毫无踪迹。”


 


“我们找不到原型,Deku好像是完全虚构出来的人物,他是这个似乎是用来歌功颂德当时刚刚革命……或者我们换个更恰当的词,造反成功的皇帝的故事里唯一的‘不真实’……”


 


伊藤弘束贫嘴的毛病又犯了,他打断导师的激情演讲,“这学期专业课考试出了这道题,问Deku的代表意义是什么,我写的答案是‘广大被欺压的底层人民’,老师你不会给判错了吧?”


 


导师瞪了他一眼,这个中年男人吹胡子瞪眼的时候很有几分可爱,他接着往下讲:“……对,这是标准答案,一直以来历史研究界给出的共识就是这个,但你觉得可能吗?”


 


“爆豪胜己是什么人?他自从当上皇帝那天开始,确实一直勤勤恳恳,彻夜无休,历史上曾说他身体很好,毕竟每场战役他都身先士卒,如此骁勇善战的人必然体魄强健……但是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死了,积劳成疾。”


 


“但是即使如此……”伊藤弘束喃喃的说:“……他仍然是个暴君。”


 


导师点点头,“不仅是暴君,而且还是个权力至上的暴君。”


 


他一当上皇帝就不顾仍然岌岌可危的国内形势,先是下了那道荒谬的命令,然后迅速将轰焦冻贬至北寒之地,自此至死,他都牢牢的把握着整个国家。


 


伊藤弘束知道导师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如果《Deku》只是阿谀奉承之作,为什么主角不是爆心地?为什么主角是毫无隐喻的Deku?而且更令人心惊的是,在童话中那场和恶魔的战斗,明显是借指的是当时与上个王朝的反叛战争,而就在这样的带着强烈隐喻意味的战斗中,胜利的关键,给了恶魔最后一击的,是Deku,而不是爆心地。


 


这完全可以称之为谋逆之作了。


 


而称得上是权力野兽,至死都没有放下整个国家的权柄的爆豪胜己,居然能容忍这本书在国内发行。


 


矛盾,矛盾,矛盾。艾尔塔尔是爆豪胜己的家乡,爆豪胜己登上王位后却将其封锁,这是矛盾其一;原本就是因为原本的国王暴虐无道才走上反叛道路的爆豪胜己,自己却也成为暴君,这是矛盾其二;作为一个权力欲极盛的皇帝,近乎漠然的无视了一部内容称得上谋逆的书籍,这是矛盾其三。


 


在这些纠缠在一起的谜团里,缺了一把关键性的钥匙。


 


“Deku”……到底是什么?


 


一种精神?一个宝物?一段记忆?


 


——还是一个人?


 


“我有种预感……我们能在这里发现我们一直想要的答案。”


 


 


 


 


 


 


 


 


【……绿谷出久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就伏案整理他今天的病人病例。艾尔塔尔是个小镇,他是这个小镇里仅剩的几名医生。他们都说反叛军要流窜到艾尔塔尔了,


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尤其是首领,更是一等一的恶棍,他不仅杀人,他还吃人,能一口咬掉小孩的头,就连他的眼睛,都是嗜杀的血红色。


 


人们被这些传言弄的惶惶不可终日,不跑就是死路一条,不仅仅是医生,其他人也是,能跑的都跑了,没人知道他们都去了哪,但是天下之大,哪里都有战乱,哪里都有战争,就算跑能跑到哪去?


 


艾尔塔尔是绿谷出久的家乡,他从小在这长大,艾尔塔尔的每一棵橘子树他都爬过,他小时候就经常在橘子树下看书或者睡午觉。假如他也跑了,也将这里一并抛弃了……那等那个人回来的时候,艾尔塔尔还剩什么呢?更何况这里剩下的就只有那些行动不便的老弱病残,他要是走了,他们怎么办?


 


绿谷出久看着病例,越看越烦心,干脆直接就推到一边不管。绿谷心里明白,根本不是病,这些不是病,是饥饿。税一年比一年重,每年的收成除掉上交国库的,就只有仅能果腹的口粮,如果是往年风调雨顺的气候还好,偏偏最近几年大旱,每家每户几乎都是靠以往的存粮数着指头过日子……


 


而与此同时,王都却依旧歌舞升平,国王的小儿子刚刚出生,他一时兴起决定为这个儿子修建一个最为辉煌的宫殿,大兴土木大耗人力,把这个国家最后一点苟延残喘的底子都快耗光了。绿谷出久看了一眼窗外,窗外正下着暴雨,但是仍然掩不住那些光秃秃的树桩,这些旱死的橘子树都被砍去运往王都了。


 


他熄了油灯,准备就寝,他不过是乱世中的一个小人物,在历史的荒流里也是一只没有桨和舵的独木舟,只能随波逐流,他的力量太过微小,连独善其身都做不到,又如何去忧心其他呢?


 


这时他却听到门外有声音,他在那一刻悚然,反叛军,反叛军来了?随即他又觉得不对,那声音是细微的,就像有谁有气无力的用手指敲着木门。


 


是老鼠?他心里涌上疑问,就点上一支蜡烛,只穿睡衣,小心翼翼的将门开的一个小缝,一只满是血污的手“刷”的一声把住了门!绿谷出久刚想尖叫,对方就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巴,在绿谷挣扎之前,对方却先晕了过去,直接倒在了他的身上,他躲闪不及,直接倒在地上了。


 


天幕掠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到来的就是震耳欲聋的雷声,他借着闪电带来的惨白的光,看清了压在他身上的人。是个年龄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他的披风被砍的破碎,上面浸透了血,背后有一道巨大的伤口,正常人受到他这种程度的伤势早就死了,他居然还有气。那头原本应该是沙金颜色的头发早就被血和泥土糊在一起了,少年的双眼紧闭,但是他知道颜色,是最纯正的红。


 


“……小胜?”


 


是他一年前离开家乡的青梅竹马,爆豪胜己。】


 


 


——《英雄·第一章》


 


 


 


 


 


 


 


 


 


在赤谷海云昨天把文字在文本框内编辑好点击“发送”键的时候,他就已经对于自己今天会收到怎样的狂风暴雨有所准备了。


 


所以他直接拔了电脑的网线,把手机设成免打扰模式,用一种堪比鸵鸟埋土堆的方式来逃避世界,当然他确实获得了一晚上的短暂清净,直到他早上醒来睡眼惺忪的瞄了眼手机,然后惊到差点跌下床。


 


他的电话几乎要被他的责编打爆了,赤谷海云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那恐怖的50几个未接来电,还没等他把嘴合上,又一个电话打来。


 


“赤谷老师?!您确定您要这么写吗?”这句话他的责编几乎是喊出来的。


 


“是的……”赤谷海云扶了扶自己滑下来的眼镜,随即一把捂住脸。


 


可能是大脑一时抽风。


 


赤谷海云,今年二十四岁,是个幼儿园老师,深受各位小朋友喜爱,连续两年得到“长大后最想和他结婚的老师”第一名……据说投票的还有性别为男的小朋友。


 


作为一个幼儿园老师,他的闲暇时间还是很多的,这些时间赤谷老师选择用来搜集超级英雄的漫画和CD,研读他喜欢的历史人物的传记……


 


——以及连载小说。


 


其实他从来就没有写小说的经历,文笔一开始拙劣的很,最糟糕的是,他其实不会编故事。只是当他把双手放在电脑上,他就仿佛能看到景象一样,他只需要用他并不精彩的文字将这种景象描绘出来就可以了。


 


他写的是一本历史同人小说,主角是他很喜欢的,历史上赫赫威名的英雄,爆豪胜己……以及他给这位英雄虚构出来的青梅竹马。


 


他给这另一位主角起名叫绿谷出久,和他本名联系在一起,多少会让别人觉得这个角色有点赤谷自己的影子,但天可怜见,他真的没有多想,他几乎是一下笔就确定了主角的名字……就像刻在脑海里一样。


 


因为故事剧情严谨,人物刻画鲜明,而且进程符合史实,所以他这部小说的反响还算不错……直到昨天为止。


 


“您可要想好了,您的情节一发出去,《英雄》这本书可就不能被分到历史正剧的标签下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赤谷海云欲哭无泪,“我写着写着……他们就……”


 


【绿谷出久蜂蜜酒是真的有点喝多了,他双颊热的像是有火在烧,正愉快(或者有点冒傻气)的一边轻轻的打饱嗝一边笑。在篝火旁上鸣电气正耍酒疯,切岛锐儿郎趁机给他扎了两个小辫,透着蜂蜜酒那金黄的颜色,这一切看起来都好像是某个和平年代的正常景象。


 


在这个晚上,他们所有人都不去想那太过缥缈的命运,忘记他们正身处一场如此残酷的战争中,以求得无尽压迫的一丝喘息。


 


绿谷出久感到他身旁有人坐下,他被酒精弄的有些困了,就迷糊着对对方笑:“小胜……你怎么……”


 


最后的两个字被铺满他视野的红色吞没了,爆豪胜己的眼睛是那种带点金属质感的铜红色,但在那一刻却像是海,带着微微的蜂蜜香。


 


一个带着蜂蜜香的吻。】


 


——他们就接吻了。


 


“赤谷老师……是喜好这种文化吗?”编辑正努力寻找合适的措辞。


 


“不不不!”赤谷海云吓的舌头都打了结,“不是啊!”


 


“那您为什么……您现在也可以修改啊。”


 


赤谷海云沉默了,电话线路只能听到空荡荡的,电流的嘶嘶声。


 


过了好一会,他才哑声说,“对不起……我不能。”


 


也许如果他真的就是个普通作者的话他完全可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但是只要有这样类似的“改变故事的进程”这样的想法,他就会……变得非常非常难过。


 


很难过,非常难过,难过到对着电脑发呆一整天,连一个字都敲不出来的程度,页面空白到刺眼,就像是这些说不清道不明情绪的混合,蔓延到屏幕外。


 


他不是这本书里所有角色的上帝,他没法修改,没法对那些如无法掌控的潮水一样从他的双手下流泻的情节说不……就像它不仅仅是个故事一样。


 


“那好吧,既然赤谷老师你执意……”编辑叹了口气,紧接着又说:“不过老师,《英雄》这本书就要从历史正剧的栏目里转到……”


 


“……耽美专区了。”


 


赤谷海云,二十四岁,笔名即真名,是个幼儿园老师,也是个超级英雄爱好者。


 


现在兼职耽美作家。


 


目前赤谷老师正因为自己的新身份处于石化中。


 


 


 


 


 


 


【焦冻王子的心结被解开,他接受了Deku的邀请,于是Deku的冒险小队除了见习魔女轻灵和圣骑士英格尼姆之外,又多了一名伙伴。按照地图,他们的下一站是位于南部山脉,那里是气温极其炎热,熔岩翻滚的龙族栖息地。】


 


 


——《少年Deku与欧鲁麦特的宝藏·第十三章》


 


 


 


 


 


 


“小心……不要碰到洞穴里其他的东西。”教授沉声说,其他人应声跟上。


 


这是个造型实在朴素的洞穴,它从表面看起来平平无奇,里面的空间却大的很。但是即使大,它依旧是空空荡荡的,不管怎么看,它也不过是个天然形成的普通洞穴而已。


 


伊藤四处搜寻无果,他又恢复成原来那副嬉笑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老师,你真的确定是这里吗?这地方被挖了这么多年,要是真的有东西,估计也早没了。这东西……”


 


哪知教授直接做了个让他收声的手势,他声线颤抖:“……你看脚下。”


 


“脚下?”伊藤弘束不以为意,他一边说一边低头,“脚下全是冰……”


 


伊藤弘束剩下的话全都梗在喉咙里了,他瞠目结舌,不仅仅是他,在洞穴中的考古队成员一共九人,但是此刻洞穴中一点声音都没有,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时间彻底凝固在这一刻。


 


在整个洞穴的中央,有一个少年。


 


他看样子不过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沉睡在冰面以下,他的头发是海藻的颜色,雀斑星星点点,像是漂浮在冰上。他衣服的式样也是几千年前的款式,不化的寒冰将这少年的一切都保留在他死去的那一刻,连同他身处的时代一起。


 


这少年是真的死了吗?伊藤弘束像是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了,他情不自禁上前,少年的容貌保存的太完整了,就像他下一秒就会悄然睁眼,告诉他们真相一样。


 


 


 


 


 


 


【“不是反叛,是革命。”


 


“Deku,这个国家要完了。”】


——《英雄·第四章》


 


 


【“小胜,我想跟你走。”


 


“我想救这个国家。”】


 


——《英雄·第十章》


 


 


【Deku向桀骜不逊的少年大喊着:“龙族的少主啊!我们要去寻找勇者欧鲁麦特的宝藏!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来?”】


 


——《少年Deku与欧鲁麦特的宝藏·第二十章》


 


 


 


 


他们把少年从冰里凿出来花了好一会功夫,他们现在手头的设备不够,自然没法将冰块完全剥离,只好粗浅的切割了一下。现在少年被封在冰块中,就像睡在一个水晶棺材里或者是块大型琥珀一样。


 


他们现在没法确定少年的身份,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少年应该是被人为封在里面的,这可能是种特殊的殉葬手法。也许这里并不是像他们所想的一样,在气候变冷之后就一直荒芜,这里曾经可能有人在这里生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算是大发现了。


 


伊藤弘束啃了口干粮,经历了刚才的作业,他们都有些累的,聚在一起歇息,该烤火烤火,该吃饭吃饭,土豆在热水中翻滚。导师却没闲着,他还在研究这块冰,还没等伊藤啃上第二口,他就被导师招呼过去。


 


导师指着少年的脖颈,那里系着一个很小的金属片。


 


“伊藤,你觉得这是什么?”


 


“看起来有点像铭牌……”伊藤摸着下巴,这东西他有印象,但是一时半会有点想不起来。


 


“是铭牌,但是不是简单的铭牌,你看上面的花纹,这铭牌和曾经出土过的一批金属片一样,爆豪胜己率领的军队,人人都带着这个。战场上战死是常事,死时不留全尸也是常事,把完整的尸体送回士兵的家乡安葬太难了,也不现实,用来代替的就是这个铭牌,他们把镌刻自己名字的铭牌当做士兵的骸骨下葬。”


 


“这少年和爆豪胜己有关系,他是反叛军的一员。”


 


伊藤和导师一起很小心翼翼的在不破坏少年身体其他部位的前提下,把少年脖颈位置的冰移除,铭牌暴露在空气之下。即使伊藤带了很厚的防护手套,也依然从指尖感受到了这种来自千年之前的冰冷,所幸在这种超低温之下,铭牌并没有遭到特别严重的腐蚀,上面的字迹还可以勉强辨清。


 


“Midoriya izuku”。


 


绿谷出久。


 


现在他们得到的信息就是,这个少年还活着的时候是三千年前,是历史上那次有名的叛乱发生时期,他名叫绿谷出久,参加了反叛军,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死了,可能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死后被人埋在了冰原里,直到这一天被他们发现。


 


“伊藤,你也去休息一下吧,之后的信息我们再讨论……”导师向休息区走去,他一边说一边回头,却发现伊藤弘束并没有像他意料之中那样跟在他身后,他依旧蹲在那块冰旁边,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什么。


 


“伊藤?”导师觉得奇怪,走近伊藤,发现他在反复念着少年的名字。


 


“Midoriya izuku……Midoriya……izuku……”


 


“izuku……izuku……”


 


“……Deku。”


 


“……‘izuku’可以被念成‘Deku’。”伊藤抬起头,这个平时总是嬉皮笑脸的年轻人,此时的目光沉静的像是艾尔塔尔终年不化的雪原,然而这雪原下燃烧的却是翻滚的熔岩。


 


“老师,他就是Deku。”


 


 


 


 


 


 


【什么都无法阻止一个不存在的人被遗忘,阻止遗忘就像是想从上帝的手里偷东西一样,有谁能拗过上帝的手呢?


 


我看了很多年的星星,它们亘古不变的在夜幕上闪烁着,闪烁着,每颗星辰都有自己的名字,我是世上现存知道它们名字最多的人了,但是有一颗星星,不在天幕上,他在上帝手掌的指纹里,被整个世界遗忘了。


 


我把他藏在这本书里了。】


——《少年Deku与欧鲁麦特的宝藏·序》


 


 


 


《Deku》的作者,署名是轻灵。


 


而在书中的漂浮魔女轻灵,对应的历史人物就是占星祭司丽日御茶子。


 


《Deku》成书那年,是爆豪胜己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的第三年。那时前朝的所有分封地原本的领主都要么被砍头要么被收押,所有权力收回中央。唯独丽日御茶子所属的赫安湖,改革整个国家的铁腕似乎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这个地方,它被故意无视的结果,就是它拥有了整个王国境内最大限度的自治权……像一场交易的结果。


 


而赫安湖这个地方,日后也确实成为了这个朝代覆灭的原因之一,然而那毕竟是百年之后的故事了。


 


“……我不懂。”伊藤喃喃道,“我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现在能知道的,就是Deku确实是一个人,这个叫做Midoriya izuku的少年,他就是Deku。”


 


“如果说……如果说这一切真的和这个少年有关系的话……如果这所有的谜团都和这少年有关的话……”


 


导师叹了口气,“伊藤,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太荒诞了吧……”伊藤苦笑。


 


伊藤的同事接过话头,“假如这一切真的和这个少年有关,爆豪胜己把他埋在这里,为了他封锁了一片土地,整个艾尔塔尔都是这个少年的坟墓……”


 


“你们能想象他在爆豪胜己心中的地位吗?”


 


在场所有人又一次陷入死一样的寂静中了,火焰依旧舔着木柴,发出“噼啪”的响声,有几个零星的火星迸溅出来,碰到了伊藤的鞋底,很快就熄灭了,留下几个黑色的斑点。


 


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发现的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一个历史上赫赫威名的英雄,在史书上他的名字光芒万丈,他的故事耀眼到炫目……而他们发现的,是他猩红的披风下,千百年来都无人知晓的阴影。


 


良久,有人轻声说道,“也就是说……他们是‘那种’关系?”


 


——那是他隐藏最深的,最隐秘的秘密。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伊藤弘束肩膀耸动几下,他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这次的发现比我预想的还要厉害的多啊。”


 


“就是有点搞笑……《暴虐皇帝的秘密》……听起来像是什么烂俗色情的三流电影。”


 


“不是秘密吧,”他同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了一根烟,白色的烟雾在冰冷的空气中弯曲缭绕,“我觉得他完全没有想隐藏的意思,姿态还挺嚣张的。”


 


“也是,那本书……那个看起来好像很浅显的童话……真是够大张旗鼓的。”伊藤拍拍他同事的肩,“给我也来一根吧。”


 


 


 


【“北境是个很冷的地方,那里到处都是雪……”轰焦冻有点踌躇,他在北境生活了很多年,照理来说对那里应该再熟悉不过了,但是突然让他形容自己的家乡,他竟然有点一时语塞。


 


“……总之很冷。”他最后干巴巴的说。


 


“有阳光的话,会不会暖和一些?”艾尔塔尔常年阳光普照,绿谷出久没见过雪,也不知道“很冷”到底有多冷,在他看来梅雨季节的夜晚就已经够冷了,但也没到结冰的程度。


 


“不……有阳光会更冷,没阳光的时候反而会好一些。”


 


这就是绿谷知识的盲区了,他很努力的去想为什么有阳光会比阴天的时候还冷,在他思考的时候他总是一言不发,于是气氛变得有些僵住。


 


轰焦冻尽力想让目前的气氛不这么尴尬,但是他平时就并不是那种伶牙俐齿的人,只好有些突兀的说:“我小时候听说,北境从前并没有这么冷。”他补充道,“我母亲告诉我的。”】


 


——《英雄·第四十八章》


 


 


 


“还有一个问题……不对,还有很多问题。”伊藤已经抽完了一根烟,他们带来的物资很丰富,但是烟草配额也不过一人五根的程度,直接抽完太可惜了,伊藤就把烟草纸撕开,慢条斯理的干嚼着烟草叶子,这种辛辣能使他始终保持高度的清醒。


 


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导师,“老师,您觉得您现在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我认为我想明白了一些,原本我们的工作,就是根据现有的条件进行适当的推理,所以我现在给你们的答案,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真相,充其量只是一种猜想。”导师手里捂着一个保温瓶,他毕竟年纪大了,受不了寒,“你刚才说问题很多,那就一个一个来。”


 


“艾尔塔尔的气候变化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是突然有什么神秘力量就把原本好好的盛产橘子的地方变成现在的不毛之地吧?这样极端的气候变化……除了艾尔塔尔还有其他的例子吗?”


 


“有。”老师点点头,似乎对他这个问题表示赞许。“像艾尔塔尔这样的情况,历史上还出现过一次,反过来的。”


 


“北境。”


 


“爆豪胜己放逐轰焦冻的北境,那里原本是个苦寒之地,但是我们现在都知道那里什么样子……”


 


“风清水静温度怡人,“伊藤弘束接过话,“我下次休年假就打算去那里旅游,飞机票我都买好了。与此相对的就是……”


 


“……原本阳光和煦的艾尔塔尔日渐酷寒。”导师闭上了双眼。


 


“如果说丽日御茶子写了一本《Deku》,爆豪胜己给她的是赫安湖,那假如轰焦冻在北境找到了能让改变一个地域气候的东西,把它放在了艾尔塔尔,只为了保存这个名叫绿谷出久的少年,作为回报,爆豪胜己给了他什么?”


 


“——是整个王国。”


 


“爆豪胜己终身都未婚娶,他也没有子嗣,临死之前,他把王位传给了被他放逐的轰焦冻。”


 


“我明白老师你的意思了,”伊藤咀嚼完一根烟草,正在剥第三根,“不是放逐。”


 


“真逗,为什么我们都以为是放逐,轰焦冻的母亲就是北境的领主之女,没人比他更熟悉北境了。”


 


“至于“这件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可以改变气候,就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导师喝了口热水。“写个报告给上层,让他们自己找吧,也许从国家层面来说,这才是我们最大的发现。”


 


 


 


【……绿谷出久突然就不说话了,房间渐渐昏暗下去,灯油要烧尽了,灯芯飘在浅浅的一层油上。


 


爆豪胜己等了半天,绿谷出久也仍然沉默,他有些不耐烦了,“Deku,你到底——”


 


他的声音一瞬间僵在那里。


 


爆豪胜己看到了绿谷出久的目光的终点,那是个橘子,圆滚滚黄澄澄,乖巧的躺在桌子上,把绿谷出久绘制的行军图纸压在下面,像这个房间里除了油灯之外的第二个光源。


 


恐怕是哪个受伤士兵为了感谢绿谷出久的治疗,费了好一番心思找到的吧,现在物资紧张,目前的粮草储备只能保证每个人勉强填饱肚子,一个橘子,在这时也变得如此奢侈。


 


绿谷出久这时才回过神来,他看着爆豪胜己,又垂下眼,他的眼睑就多了两道弧形。


 


“小胜……等一切结束后,我果然,还是想回到艾尔塔尔啊。”


 


他等着爆豪胜己说自己没用,但在爆豪的手砸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瑟缩了一下,结果这只手不偏不倚,重重的落在他的头顶上,爆豪胜己毫无章法的乱揉一通,抓的他有点痛。】


 


 


——《英雄·第一百二十三章》


 


 


 


伊藤用手把头发拨到脑后,他这个动作完全是无意识的,手套上的雪粒糊了他一脸,过度的思考和过多的冲击让他无暇顾及其他。“假如这个少年对于爆豪胜己来说真的这么重要,为什么他在历史上一点踪迹都没有?”


 


导师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还可以换一种问法,”伊藤的同事插话,“丽日御茶子写《Deku》的目的是什么?”


 


“丽日御茶子必然是认识这个名叫绿谷出久的少年的,轰焦冻应该也认识,切岛锐儿郎应该也认识……他们应该都是熟识的。”


 


“假如你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因为某些原因他消失了,是真正意义的消失,是没法在原本应该留下痕迹的地方证明他存在过的消失……你是不是会很想留住他,不计一切办法?”


 


“比方说……写一个会被人传唱千年的传说?”


 


“奇幻的荒谬的,所有人都会认为它只是个故事,你把你的朋友写进这个传说,用另一种方式让他被所有人记住……想告诉所有人他存在过。”


 


伊藤揪住自己头发,用力到会发痛的程度,“那他为什么会消失?到底是谁想让他消失?谁又有能力让他消失?”


 


导师的语速越来越快,人在越接近真相的门的时候往往脚步就会越来越快。“还有谁?还能是谁?”


 


“谁有这么大的权势?谁会有这么大的能量?一个拥有万里疆土的人,一个掌握所有权力的人——”


 


“——爆豪胜己。”


 


伊藤弘束并没有因为自己刚才的问题得到解答而露出释然的神情,相反,他的面色更凝重了。“那新的矛盾又出现了,假如是爆豪胜己把关于绿谷出久的记录抹消,他为什么能容忍《Deku》的发行?那他做的事情不就是无用功吗?”


 


“爱情。”


 


“是爱情。”


 


突然闯入讨论的声音让这几个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大男人吓一跳,嗓音纤细,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她也是考古队中的一员,只是平时性格比较内敛,不太爱说话。


女孩抬起她白皙小巧的脸,“不要忘记,他可是……深爱着绿谷出久的啊。”


 


她抓起一把白雪,冰晶在她白皙的指尖散落,“他能把自己的家乡作为绿谷出久一个人的坟墓,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不允许任何人踏足,这是怎样的一份爱……我甚至都无法想象。”


 


水木清华,湖光山色,这里曾经满山遍野都是橘子树,春时花朵细小而白,一簇簇藏在油绿的叶间,秋时满树硕果,那清香都带着金黄的甜蜜颜色。


 


这样的景色,这样美的景色,爆豪胜己都见过。


 


这里是他的家乡,他不可能没有爱过这个地方。


 


女孩看向远方,目光所及的最远之处素白一片,而她目光之外,仍然是同样的景象,雪虐风饕白霜铺地,这样毫无生机的地方,是爆豪胜己的家乡。


 


真凶狠啊……对这个少年也是,对他自己也是。


 


女孩把这种感叹藏在心底,她抬起头,看着仍然一头雾水的人们。


 


“不仅仅是容忍《Deku》的发行而已吧,《Deku》能在整个境内引起流行和风潮,和爆豪胜己有没有关系,这都很难说吧。毕竟真的从故事的层面来说,《Deku》的文学意义其实不是很大,它的故事其实很单薄,没有精彩到会如此流行的程度。”


 


“丽日御茶子写《Deku》,目的应该是留下绿谷出久存在过的证据,她应该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吧,哪怕自己会被带上谋逆的帽子也不惜一切想保护他。”


 


“只是没想到这本来就是爆豪胜己要的结果。”


 


女孩越说,伊藤就越不明白,他示意女孩停一停:“这就是他要的结果?”


 


女孩点头,“他封锁艾尔塔尔,他把绿谷出久存在的历史撕掉,他让《Deku》成为被传唱千年的传说……”


 


“矛盾吗?其实不矛盾。”


 


“一切的前提是,他深爱他啊。”


 


“我知道你们可能觉得我满脑子都是少女的粉红思想……但是如果我们好好的正视这个前提,做出上述这一系列行为的,都是这个深爱着绿谷出久的爆豪胜己……”


 


“那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他所做的一切,应该都是为了他。”


 


“《Deku》里有一个剧情,Deku在星灵湖旁被毒草割伤了脚,奄奄一息,虽然最后非常幸运的在那之前发现了“欧鲁麦特宝藏”的真相,成功的治愈了Deku……对照现实,绿谷出久应该也是一样,中了毒,或是生了病,但是现实不是童话,没有魔法能逆转他的死亡,他从此长眠在艾尔塔尔的冰原之下……直到三千年后。”


 


“假如Deku在这个时候死去了,假如世人知道绿谷出久在这个时候死去了……这恐怕才是爆豪胜己不能忍受的。”


 


“什么意思?”伊藤觉得心脏连同喉咙都在发痒,那种与真相只隔一张纸但是就是捅不破的感觉太让人难受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Deku》的结局,是Deku和伙伴们,那其中当然包括爆心地,他们齐心协力一起打败了肆虐的恶魔,假如爆豪胜己想要的,就是这个呢?”


 


“让绿谷出久在另一个世界里,看到他的心愿得到了实现,让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和爆豪胜己站在一起……绿谷出久的结局比所有人都要圆满,因为世人不知道他的存在,在世人眼里他没有历史原型,他作为一个世人眼里的真正的虚拟形象存在了好几千年,比其他人活的都要好都要久。”


 


“人们所知道的,Deku的结局,不是他无助的沉睡在茫茫雪原之下,是他带着他的生锈的宝剑,回到了家,推开门,他的妈妈在给他酿他最喜欢喝的蜂蜜酒。”


 


“像不像小说?”


 


“真的是小说。”女孩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一点点淡红晕上她白瓷一样的脸颊。“我之前看了本小说,一本……关于爆豪胜己和原创主角谈恋爱的……耽美小说。”


 


“耽美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她把两个拇指贴在一起,“我不用跟你们说太细吧?”她有些狡黠的笑了笑,她面前的这些大男人一脸窘迫。


 


“主角似乎是作者投射了自己的影子来写的吧,他的名字是作者本名的变体。”


 


“很恰好,就是绿谷出久。”


 


“这本书当然没有涉及到我们今天发现的一切,除了他们谈恋爱这一点。这本书的结局,就是绿谷出久因为行军路途上染了恶疾,死去了。”


 


“他自己本人还是个医生,不过他在小说里没有做一件医生该做的事,他脑子很灵,出了很多奇策,性子温柔,在某些方面又不可思议的坚定……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剧情还不错,故事进程也符合史实,就是作者驾驭故事的能力不够,烂尾了。结局就是绿谷出久在死前说他真的很想亲眼看到一个再度活过来的繁荣国家,想和爆豪胜己站在一起达成这一切,爆豪胜己说我答应你,我发誓。”


 


“……这个故事就结束了。”


 


“好啦好啦别这么看我,我知道我自己说的东西很胡扯,”女孩笑着摆手,“但是说到底真相是什么,我们还是无从得知,我们刚才说的全部,也只是个能自圆其说的故事。”


 


伊藤伸了个懒腰:“毕竟在历史上,不管是纵向对比和横向对比,爆豪胜己这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难懂,根本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除了他自己。”


 


在场所有人,包括导师,都苦大仇深的用力点头。


 


“抛开那些到现在仍然还是没有答案的问题,我们得出的结论里,有一个是能确定的。”导师咳嗽两声,为这次的搜寻做出总结。


 


“这个名叫Midoriya izuku的少年……就是‘艾尔塔尔的宝藏’。”


 


不,是爆豪胜己的宝藏。


 


伊藤在心里悄悄的说。


 


 


 


 


【少年Deku和他的伙伴们最后发现,那柄被Deku一直带在身上的锈剑,就是他们一直寻找的宝藏。】


 


——《少年Deku与欧鲁麦特的宝藏·第五十二章》 


 


 


 


 


在女孩收拾好自己东西刚走出山洞时,她被伊藤叫住了。


 


“我其实还有个问题。”


 


女孩眨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如果是你来想的话,你觉得为什么是这里?”


 


“为什么是艾尔塔尔?”


 


女孩直起身子“你记得Deku的结局吗?”


 


“一切结束,魔物退却,人间恢复和平,Deku和伙伴们也相互告别,他带着那柄已经没有魔力,真的只是一块废铁的剑回到了他的蘑菇房子,他妈妈正热了蜂蜜酒在等他。”


 


“Deku回家了。”


 


“绿谷出久,回家了。”


 


“艾尔塔尔,应该就是绿谷出久的家乡。”


 


“他和爆豪胜己应该从前就认识,这里同样也是爆豪胜己的家乡。”


 


“可是你还记不记得……爆豪胜己下的那条法令,适用的人也包括他自己。”


 


“他终身都没有踏上艾尔塔尔一步。”


 


“我其实一直在想象这个场景:爆豪胜己披着留存下来的画像里那件红色的披风,一个人坐在王座上,他的宫殿金碧辉煌,他的疆土广阔无边,但是这些他都看不见也不想看,他只是透过宫殿里的水晶玻璃,从王都的位置看着千里之外的雪原,看着绿谷出久。”


 


“他的余生里,自此没有橘子树,没有蜂蜜酒,没有栀子花,也没有艾尔塔尔。”


 


“他的余生,从此,没有绿谷出久。”


 


“明明是个那么富有的人……却好像一无所有。”


 


女孩转过身看他,“你为什么不说话了?你以前明明那么爱说笑话。”


 


女孩这个安慰人的方式实在是很拙劣,不过伊藤还是很努力的用一个弯起的嘴角回应了她:“我只是在想,你觉得会有人相信我们得出的结论吗?”


 


女孩摇摇头,“没人会信吧,这是什么荒诞不经的烂俗情节,就像部地摊小说。”


 


“那现实可真是比小说还扯。”伊藤耸了耸肩膀。


 


 


 


 


【匿名用户  《英雄》评分:一颗星                        


这本书实在太烂俗了,既烂俗又狗血,本来原创人物和历史人物谈恋爱一把握不好就很容易满屏尴尬,这本书简直是尴尬到极致,一颗星给作者那突破天际的胡扯脑洞。结局也是,是被腰斩了吧就停在这?据说作者是个男的,长相特征和故事里的主角一摸一样???这是活生生的汤姆苏吧?】


 


 


 


 


赤谷海云正奋笔疾书马不停蹄的签下一个个名字,他抬头看了眼面前一眼往不到尽头的签售队伍,这些女孩子拿着他的书,正兴高采烈的在队伍里和别人讨论什么。


 


赤谷海云完全没想到的是,自从他走了耽美路线之后……《英雄》这本书居然大火,火到很快就有人联系出书的程度,现在居然还办了签售会。


 


赤谷海云被魔幻的现实打击到头疼,毕竟他本意还是写个历史小说,结果评论区里全是讨论两个主角什么时候在一起结婚乃至生孩子(这个时候赤谷海云就想大喊一声他们可都是男的!),完全没有人在意他的剧情……多多少少会感到有点挫败。


 


至于他的读者们一直耿耿于怀的烂尾问题……他是真的解决不了。


 


他本来就不擅长写小说,之前的情节也不像是“他写的”,更像是他见过什么类似场景然后复述下来一样。他在文末打下“END”之后,脑子就一片空白,什么也写不出来了。


 


其实他也很想知道,爆豪胜己到底为了那个他虚构出来的角色,做了什么。


 


正想着,又一本书就塞了过来,他忙不送的翻开封面,刚要在扉页写字,他就听到面前这位排了很长的队的读者问他:“他们之后怎么样了?”


 


那声音又低又沉,沉甸甸的像是压着什么东西,赤谷海云惊讶了一下,他是真没想过这种小说的受众还有男人,他一边说一边抬头:“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


 


没等他看清面前人的面容他就被压回去了,对方重重的揉着他的脑袋,赤谷海云觉得他的头发都要被拽掉了。


 


可奇迹般的,这样亲密的不像两个陌生人之间的举动,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突兀,相反他莫名的鼻子一酸,险些要落下泪来。


 


他没能看清面前人的具体模样,他只来得及瞥见他的一双眼瞳,红色的,带着烟带着火……像是从那无数个梦境和现实之间的交界里,遥遥望见的那双眸子。


 


他听到这个人说,你听好,我只说一遍。


 


我知道这个故事的后续,我可以用一辈子告诉你。


 


……你听不听?


 


 


END


 


 


 

图源微博】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真的很暖心啊就像洛洛真的在这个次元一样
周太太们真的超棒!

速涂的上一条改图👌🏻
我先笑爆为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和切爆无关无关无关】